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儿童家庭 > 最美家庭
养育恩情重 三生报答轻
来源:儿童部  作者:儿童部  已阅读次:1735  发布日期:2017-9-1

丁  琴、崔卫香家庭

 

我叫崔卫香,生于1985年,生下来就是弃婴,是纯朴善良的养父母收养了我。我的养父有脑膜炎后遗症,生活不能自理,是妈妈独自一人撑着这个小家。

春晖之爱——照耀我长大

我虽非妈妈亲生,但妈妈待我视如己出。小时候我的身体很虚弱,最严重的一次连医院都放弃了,但妈妈不顾亲戚朋友的劝说,照顾全身长满脓包的我,给了我第二次生命!那时起,我就想“妈妈对我好,我就要加倍对她好。”

妈妈心灵手巧,经常变着花样给我织毛衣,我总是穿着漂亮的毛衣在同学面前骄傲地说:“看!这是我妈妈织的!”每天的放学路上,妈妈总会穿过一片树林,在路边接我回家。妈妈知书达理,她常教育我要尊敬长辈,懂得关爱和帮助他人。我的童年很幸福。

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1999年,妈妈不幸胸椎骨折,虽保住了性命,但颈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,终生瘫痪在床。妈妈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呀,妈妈的倒下意味着全家的生活也将面临“瘫痪”,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?

飞来横祸让正在上初三的我感到天崩地塌!面对现状,我决定放弃学业,回家照顾他们。我开始学着养猪、养羊,又将家里近10亩的责任田全部重新拾掇起来。起初我的力气小,长棉花不但要打营养钵,还要背又高又重的药水机打药水治虫。我一桶背不动,就先背半桶,一天下来,腿像灌了铅似的挪不动。

妈妈刚瘫痪时体重有140斤,拉不动妈妈,我就用头顶、用身体扛,再去倒热水、洗毛巾,帮妈妈洗敷身子。妈妈的每一顿饭,都是我做好了端在床头,一口一口地喂,就像当年妈妈照顾我一样。为了让妈妈晒上阳光,我给妈妈添置了一张能自由升降、可以推出去活动的专用床。白天农活重,晚上我经常睡的很沉,为了方便妈妈夜里及时叫醒我,我就把辫子拴在妈妈手里,这样妈妈只要一动我就能醒来照顾她。

值得高兴的是,妈妈虽然卧床多年,但浑身上下没有一个褥疮,原先不能动弹的手,现在能重拾针线,还可以躺在床上织毛衣。这是令我最骄傲的事情。

同舟之爱——风雨一家人

2008年我带着养父母一起出嫁了。我丈夫非常诚恳地说,“过去是你一个人照顾你爸妈,以后我们一起来照顾,让他们过得更好。”婆婆还将家里最大的房间腾出来给我妈妈住,让床铺方便移动进出,到外面晒太阳,这让我非常感动。

婚后一年多,婆婆因为有糖尿病,两次意外摔伤,腿部严重骨折,也落下了残疾,我像照顾我妈妈一样照顾婆婆。我觉得养母是妈,婆婆也是妈,能照顾两个妈妈是我的福气。

2010年公公去世后,为维持全家生计,我和丈夫接手了公公的养殖场,先后饲养了六千多只鸡、一百多头猪,常忙得顾不上吃饭,但三位老人的一日三餐、养母每天三次护理从未间断。

现在我的丈夫在水泥厂开运输车,经常早出晚归,看到他这样辛苦,我感到歉疚,觉得带着爸爸妈妈嫁过来给他增加了负担。他反过来安慰我,“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家,只是怪自己没本事赚大钱养你们,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。”

人间有爱——社会更和谐

18年过去了,我承载家庭的重担一步一步艰难走过,也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帮助和鼓励。近年来,我先后获得“中国好人”、“江苏最美家庭”等荣誉称号。让我终生难忘的是去年12月12日,我作为家庭代表到北京参加了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,受到了习总书记的亲切接见。在北京也认识了许多淳朴善良的家庭代表,收获满满正能量。

我只有初中文化,说不出太深的道理,但我知道每一个最美家庭都是由一个个最美的人组成;一个幸福、快乐、和谐的家庭需要每个人共同努力。我只做了一个子女应尽的孝道,我将继续用一颗感恩的心回馈家庭、回报社会,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

收  藏】    【打  印】    【关闭窗口  
版权所有:盐城市妇女联合会  主办:盐城市妇女联合会  地址:盐城市妇女联合会
Copyright(C)2017 Ycwomen.org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 信息交流站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