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儿童家庭 > 最美家庭
清泉汩汩入梦来
来源:妇儿工委办  作者:妇儿工委办  已阅读次:370  发布日期:2017-9-1

姚日军、周红云家庭


            我叫姚日军,是大丰区堤防管理处主任,现派驻在新水源地及跨区域引水工程工作组。我的妻子周红云,是大丰水利局财务科科长。做为水利人,我们能参与到“一桶水”工程的建设中来,有自豪,更有责任。那汩汩清流,也是我们这个家庭的追求和梦想。

引水之责  重如泰山

引进“一桶水”,盐城人民为之付出许多,也盼望了许久。

2014年夏天的一个周末,我突然接到领导电话,要求我立刻赶到通榆河沿岸,有紧急任务。到了现场,我才知道通榆河上游遭到污染,大丰段水质可能有变,情况十分紧急。

通榆河是大丰区的主要供水源。我曾担任大丰通榆河管理处第一任主任,对于这条河,我有着特殊的情结。从过去的三类水,到近年来水质下滑,有时段甚至是四五类水。通榆河的现状,让我忧心不已!

危机发生后,省、市领导亲临一线指挥,不得已决定临时改道引进内河合格水源。两天两夜,我和同事不眠不休,累了在临时的帐篷里打个盹,饿了就啃面包,最终及时恢复饮用水供应,未造成大面积影响。舒了一口气的同时,我更感受到盐城引进优质水源的紧迫。

2016年初,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大丰工作组筹备成立,上级领导找我谈话,希望我能够常驻宝应县。接到任务后,我格外激动,能参与这项难得一遇的重大民生工程建设,是一生中的幸事,同时感到肩头沉甸甸的责任。引水之责,重如泰山。

克难攻坚  勇于担当

去年3月3日,大丰工作小组进驻宝应县氾水镇。1984年京杭大运河整治,大丰的民工小组曾在这里参与建设。33年后,我们再次来到氾水,是为了将运河水引入盐城。

异地实施工程,碰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。没有行政管辖权、指挥权和决定权,时间节点安排没有主动权,环境完全陌生,工作太难了!怎么办?必须迎难而上!我和同事走田头、进农户,与群众交心谈心,了解风土人情、民间习俗和地形地貌,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。清明节前,工程管线沿途的坟墓需要迁移,当时村里上报的表格中显示有几座暗坟已迁走。人生地不熟,在核查的途中,负责带路的村民半路上突然不见了踪迹,我和同事在方圆两公里内反复查对,硬生生核掉了近10座不在迁移范围内的坟墓。

去年6月下旬,我们拆迁还剩最后一户。这户房主在上海做工程,协议签好后,却迟迟不肯回来拆房。预定完成拆迁的时间就在眼前!对照政策,和镇村干部商量后,我提出三个解决方法:一是派车去上海接他;二是镇村补贴来回车费;三是请他用短信或书面委托的方式,委托亲戚或邻居拆房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这个村民不久就主动回来了。6月24日,拆迁全部完成,我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因为取水口就在氾水镇,大丰驻氾水镇工作小组的工作量是最多的。一年多来,我与大丰工作小组的其他同志出色完成了清障、征地、拆迁等工作。在5个(县、区)工作小组中第一个完成拆迁任务,创造了“大丰速度”。同时,我们与工程沿线的戈店村、石桥村的12名老党员、潘兆荣等特困户结成帮扶对子,加深了与当地群众的感情,也得到了更多的理解与支持。

默默付出  夫妻同心

对工作我问心无愧,对妻子和女儿却有着深深的愧疚。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预期2年。这2年中,除了节假日,我都要驻扎在宝应。刚接到任务时,我犹豫过,女儿面临高三学习的关键时期,家中老人需要照顾,我怎么能离开?妻子对我说:“你放心去,家里有我。”

妻子用行动给予我最大的支持!80岁的岳父患有老年痴呆,有一次他突发高血压晕倒,妻子独自将老人送往医院。那段时间,忙完工作,就要接送女儿、看护岳父,她人都瘦了一圈,却没在我面前道过一声苦。我们工作小组有3人是水利系统的,去年中秋,我们因临时工作需要加班,她就联络其他两个家庭,带着孩子们一起包饺子、吃月饼,解除我们的后顾之忧。

高三学习压力大,一天女儿突然出现胸闷情况,怀疑心脏有问题。坚强的妻子懵了,马上打电话要我回来陪女儿检查。当时正值征地关键时期,最终,我强压担心,没有离开。妻子一人带着女儿奔走于大丰、上海等地,反复检查。幸运的是,通过心理辅导、纾解压力,女儿恢复了往日的健康和开朗。

兴水之利,福泽民生。能直接参与到这项民生壮举,我和我的家庭深感使命光荣,责任重大。舍小家,顾大家,为万家,我们只是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建设的普通家庭,还有很多家庭,为“一桶水”的实现而辛勤忙碌和无私奉献。让盐城老百姓喝上放心优质的水,这一天就在眼前!

收  藏】    【打  印】    【关闭窗口  
版权所有:盐城市妇女联合会  主办:盐城市妇女联合会  地址:盐城市妇女联合会
Copyright(C)2017 Ycwomen.org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 信息交流站入口